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報時鳥座鐘修復專家解析修復過程中的發現 | Jaquet Droz
02 2 月 2018

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報時鳥座鐘修復專家解析修復過程中的發現

  • INSIGHTS FROM THE EXPERTS WORKING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INGING BIRD PENDULUM CLOCK BY PIERRE JAQUET-DROZ
  • INSIGHTS FROM THE EXPERTS WORKING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INGING BIRD PENDULUM CLOCK BY PIERRE JAQUET-DROZ
  • INSIGHTS FROM THE EXPERTS WORKING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INGING BIRD PENDULUM CLOCK BY PIERRE JAQUET-DROZ
  • INSIGHTS FROM THE EXPERTS WORKING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INGING BIRD PENDULUM CLOCK BY PIERRE JAQUET-DROZ

雅克德羅與自動人偶與奇跡協會(Association Automates et Merveilles)合作的修復項目中期進展

Jaquet Droz, Automates et Merveilles, Full Clock

雅克德羅(Jaquet Droz)致力支持富有歷史意義的地區項目,資助自動人偶與奇跡協會(Association Automates et Merveilles)修復及翻新力洛克鐘表博物館(Musée d’horlogerie du Locle)于1984年購得的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制作的座鐘。這件雍容華美的時計可能是拿破侖贈與一位符騰堡公主的禮物,配備鑲飾第一帝國風格青銅鑲件的桃木鐘殼,鐘殼上設有一個鳥籠,籠中有一只鳴鳥,堪稱納沙泰爾制表遺產中的曠世巨作。力洛克鐘表博物館(MHL)和拉夏德芳國際鐘表博物館(MIH)工坊齊心協力,對機制進行全面檢修;其他工匠大師負責修復雀鳥,翻新鐘殼,為鑲件重新鍍金,力求使座鐘恢復運行,同時增進對歷史工藝和藝術知識的了解。歷經為期兩年的悉心修復后,作品將于2018年展示于眾。在第二篇章行將落幕之際,正是盤點現狀,分享專家鑒定的理想時機。

Jaquet Droz, Automates et Merveilles, Movement

這件無價珍寶搭載高級復雜功能鐘表機芯,其黃銅底板上鐫刻“Pierre Jaquet-Droz à La Chaux-de-Fonds”簽名。整個機芯經完全拆解、研究及清洗,其不同部件——雙均力圓錐輪、機軸擒縱機構、發條盒、發條鼓等——經檢查及調校。報時驅動機制亦經嚴謹分析,以進行機械調校。工匠大師繼而重新為機芯上鏈,以觀察其運行狀況。多位頂尖專家參與此漫長而細致的修復過程,包括力洛克鐘表博物館的Gérard Vouga先生、Aurélie Branchini女士及拉夏德芳國際鐘表博物館的Masaki Kanasawa先生。在18世紀崇尚自然主義的啟蒙時代,雀鳥是令人神迷與驚嘆的物象,自雅克德羅(JaquetDroz)誕生之初,即出現于品牌作品之中。這尊座鐘頂部的金絲雀由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親手悉心打造,為了解雅克德羅(Jaquet Droz)歷史提供了獨特的切入口。在項目框架下,Pierre-André先生為其重新裝上羽毛,令雀鳥更具現代感,同時保持原始的鳥羽質感。至于雀鳥翅膀,間隙分析顯示,與已修復的鳥嘴、尾部、喉部樣本相反,翅膀不具可活動性。雀鳥可根據要求,或在每個整點自動鳴唱美妙的曲調,展現這件時計精密復雜的機制。六支曲調由一個配備帶有尖齒的滾筒小型風琴奏出。小型風琴采用以笛腔儲存空氣的精妙機械裝置,能輕松令金絲雀發出悅耳鳴聲。今天,經Walter Dahler先生對小型風琴機芯約75小時的研究,以及長期不懈地測量、檢查及重新組裝,小型風琴已修復如初。重新制作與小型風琴和座鐘原始驅動裝置相同的四鏈節金屬鏈的任務,則委托給納沙泰爾山區跨地區培訓中心(CIFOM)的鐘表部,在Sylvain Varone先生的指導下,做初步切割、強度分析及金屬測試。目前,模具已制作完畢,零部件已定制并準備進行重新組裝前的最后一道車削工序。

Jaquet Droz, Automates et Merveilles, Bronzes

座鐘外觀部分,鍍金青銅裝飾鑲件的卓越品質經Olivier Bauermeister確認,但是它們的時期和顏色差異亦引發新的疑問。當前的考據支持作品曾中途經過修復的假設:除典型帝國風格的青銅鑲件(獅身人面像、勝利女神像、埃及發飾半身像、珠鏈及里拉琴等)外,還增添了復辟時期風格的元素。對鐘殼的研究確證了上述理論。鐘殼可謂此項藝術史調研的巨大謎題,需要更為精確的日期推定。首先,樹木年輪學專家Patrick Gassmann先生對用以制作內鐘殼的當地木材年輪進行觀察研究,做出結論:鐘殼的構造與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的初期制表時段相吻合。然而,基座上的洞眼和小釘子仍令人不解:為什么座鐘安裝于兩個鐘殼中呢?醫學成像研究中心做出了初步解答,X線照相顯示座鐘含有金屬釘、各式各樣的附加物以及三合板。細木工匠大師Christian Schouwey先生證實了這些明顯的不一致性:銷栓做工粗糙,螺絲和實心桃木小圓柱為后加之物,鍍層厚度不一,部分部件經重新切削……結論不言自明:機芯底座和第一層鐘殼是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時期的真品原作,而第二層鑲面則是19世紀一位心靈手巧的古董商的杰作!這位古董商遠非僅滿足于將機芯置于任一鐘殼中,而是重現名人名作——雅克德羅(Jaquet-Droz)和“retour d’égypte”風格鐘殼的風采,為此座鐘冠以傳奇帝國的尊貴光環。與座鐘原貌高度統一的修復重塑,如今成為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赫赫聲名和遠見卓識的珍貴見證。

Jaquet Droz, Automates et Merveilles, Chains

在雅克德羅(Jaquet Droz)的資助下,此長期修復項目令品牌和鐘表業歷史上重要的一頁為世人所知。雅克德羅(Jaquet Droz)藉此在過去與現在之間建立橋梁,展現品牌在培訓未來的工匠大師和保護地區歷史傳承方面的積極投入。雖然鐘殼上來源不明的洞孔,原始雀鳥使用的羽毛等仍是未解之謎,但足證雅克德羅(Jaquet-Droz)的作品歷經三個世紀的時光洗練,繼續憑借超卓技術性能和情感意涵令鐘表愛好者興味盎然,心醉神迷。

“Some watches tell time, some tell a story”

爱情公寓5在线观看